<del id="hxvrv"></del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<ruby id="hxvrv"><dl id="hxvrv"><del id="hxvrv"></del></dl></ruby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
<menuitem id="hxvrv"></menuitem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progress id="hxvrv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hxvrv"></progress>
<span id="hxvrv"><video id="hxvrv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video id="hxvrv">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cite id="hxvrv"><ins id="hxvrv"><menuitem id="hxvrv"></menuitem></ins></cite>
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

  娛樂新聞 演出資訊 讀書 文學經典 衡水文藝 新書上架 文化衡水 歷史鉤沉 老照片 鑒賞收藏 今夜星空
 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文娛 > 讀書 >
冀師三年讀書多
時間:2019-02-21 10:45   來源:衡水新聞網—衡水晚報
衡水日報新聞熱線:0318-2073456    衡水晚報新聞熱線:0318-2065067、2061234


段素菊

  這次臨時起意回母校,在校園里只待了半個多小時,在街邊逗留十多分鐘,卻也勾起了許多上學時的記憶。

  冀師三年,上課時間遠少于初中、高中,下午兩節課后就基本自由了。我那時沒什么興趣愛好,也沒有擔任過班委和學生會的任何職務,課余就有了大把的時間用來看小說、軋城墻,偶爾上街或看電影。

  上街大多去書店,卻很少買書,因為學校圖書館的書已經很豐富,對于生活在農村很少有課外讀物的人來說已經足夠,我對看書也沒有什么偏好,文學作品、各種雜志都可以。有段時間因為喜歡物理,就借了關于宇宙天體黑洞的雜志來看。記得我們班趙建文同學最喜歡俄國文學,下午兩節課后不管教室里有多少同學、有多安靜,他都旁若無人、大聲朗讀,尤其托洛斯基還有什么什么洛夫的長串兒名字,他都讀得朗朗上口、字正腔圓。也許是得益于這樣的旁若無人,他畢業后進修了中文專業,然后在電視臺做播音員,做教育電臺的臺長,后來離開體制,下海做編輯寫劇本,最后全家都隨他移居到南方的某個城市。

  盡管沒有什么讀書偏好,《紅樓夢》卻是必讀,甚至研究紅學的期刊也從另一個愛好《紅樓夢》的外班同學手里借閱過,并在以后很長一段時間深受那些紅學期刊觀點的影響,而對后來出現的許多紅樓解說有一定的排斥。除了《紅樓夢》《三言二拍》等古代文學作品,我最愛讀的還是現當代文學。每周憑借書證從圖書館借一本書,我閱讀速度快,記憶力也還好,一本書不等下次還書時就讀完了。于是約另外一兩個同學每周借不同的書交換著看,這樣一周就可以讀兩本三本甚至更多。那時對張賢亮、葉辛、梁曉聲的作品如數家珍,也因讀傷痕文學、反思文學、改革文學而有沉重的感傷、痛苦的思索和激越的奮進。其中印象最深的還是戴厚英的《人啊,人》,通篇“意識流”寫法。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還可以不用敘述完整的故事,而用感覺、幻想、夢境來表現人物復雜的內心,仿若奔流的水,思想意念到哪兒,筆觸就延伸到哪兒。它對人情人性的深刻解讀和刻畫,讓我手不釋卷,恨不得每一頁每一句都吃到肚里化到血液里。我和貴藏、淑英三個人蹲在宿舍的地上,頭擠在一起看、讀、評說的情形仍歷歷在目。然后就是摘抄,甬路邊昏黃的路燈下,把那些感動了自己、有意義的文字抄在本上,印在心里。

  那樣忘我讀書的情形雖在畢業后偶爾也有,但再也不是常態。而正是這樣一本一本的讀書,讓我以后進修專科和本科時都受益頗多。起碼和現當代文學相關的四門課程,幾乎不用費心學習就可以高分通過,實在是沾了冀師三年如饑似渴閱讀的光兒。

  至于自己買書來讀卻是少之又少,雖常逛書店,但大多請店員拿過來翻一翻就又放回去了。到后來看到新華書店可以開放閱讀,不知道有多感慨,想著讀師范時也這樣就好了。

  那時候,因為愛讀小說,總希望一口氣看完,我常常在課堂上把小說放到書桌下面的抽屜里偷偷看,趕上認真的老師特意提問,常尷尬著不知怎么回答。等到快考試了只好臨時抱佛腳,看看那些嶄新的基本沒有翻動過的課本,心里怪自己真是不務正業啊。好在那時課本難度都不太大,幾天甚至一兩周全心全意、心無旁騖地努力學習,也都能考及格甚至有個不錯的分數。當然,也有在某段時間特別愛聽某一個老師講課、特別愛學某一門課時,考過兩次一百分,但三年間也只有兩次而已。

  現在回想那時閱讀的文學作品,大多教人剛強堅強、不趨炎附勢、不諂媚茍且,講觀念講氣節。自己于少年時每天浸潤其中,受到特別多的影響,并延續到畢業后的許多年。直到生活中有突然的紛擾襲來,于手足無措彷徨無助之時,才反思自己幾十年光陰是怎么度過的,那些從煙火里提煉出來的文字畢竟已不是煙火。于是慢慢學著把包裹在身外的那層堅硬的殼敲碎,有些許的柔軟,體察別人也體察自己,接受別人的示好,也把善意釋放給熟識的人和陌生人。少了刻意堅持,多了溫暖包容與模棱兩可。但這些是非常艱難的一個過程,至今于靜夜中審視自己,都不能脫卻僵直,懂得融通與圓滑。但足以欣慰的是,仍相信人性的善,仍喜歡生活的美。

  作者簡介:段素菊,女,武強人,冀師84屆畢業生。

(責任編輯:丹微)


聲明:
·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衡水新聞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。
·本網刊登的服務信息、聯系電話等,均為公益性質,請您在參考使用時須謹慎,如有問題請立即向有關部門報告。并通知本網刪除此信息。
·電話:0318-2065027 衡水新聞網 傳真:0318-202312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·稿件處理時間:9:00—18:00
閱讀推薦
專題策劃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
<del id="hxvrv"></del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<ruby id="hxvrv"><dl id="hxvrv"><del id="hxvrv"></del></dl></ruby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
<menuitem id="hxvrv"></menuitem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progress id="hxvrv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hxvrv"></progress>
<span id="hxvrv"><video id="hxvrv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video id="hxvrv">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cite id="hxvrv"><ins id="hxvrv"><menuitem id="hxvrv"></menuitem></ins></cite>
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
<del id="hxvrv"></del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<ruby id="hxvrv"><dl id="hxvrv"><del id="hxvrv"></del></dl></ruby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
<menuitem id="hxvrv"></menuitem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/span>
<progress id="hxvrv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hxvrv"></progress>
<span id="hxvrv"><video id="hxvrv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hxvrv"><video id="hxvrv">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cite id="hxvrv"><ins id="hxvrv"><menuitem id="hxvrv"></menuitem></ins></cite>
<strike id="hxvrv"></strike>